六合世家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六合在线 >

六合在线:河南辉县畜禽粪污治理掷地有声

作者:admin来源:未知 日期:2019-05-14 21:13

  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的模式有多少种?全国畜牧总站在2016年集众人之力编写了4本书来回答这个问题,分别是种养结合模式、集中处理模式、清洁回用模式和达标排放模式,并列举了很多实例进行详细阐述。然而有些地方,有些养殖场面对畜禽粪污仍然不得其法,究其原因,往往是因为不能够做到因地制宜。河南省辉县市则将“因地制宜”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引领畜禽养殖业走上了真正的绿色可持续发展之路。

  两天的时间,记者与辉县市农业农村局的工作人员一起游走在各类畜禽养殖场,看着各种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实践,体会着养殖业者的骄傲与兴奋,也探讨着辉县畜牧业发展的未来。

  郭学福是辉县市沿村牧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养猪已经有12年的时间了,他的猪场以销售种猪为主,目前存栏母猪400头,因找不到粪污治理的有效方法,一直无法扩大养殖规模。

  2017年,辉县市拿到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重点县项目,投资7680万元(其中中央财政资金3700万元,项目企业自筹资金3700万元,县级配套整合资金280万元)对全县有环评手续的545个养殖场进行环保设施的升级改造,并聘请有资质的第三方设计公司对项目单位建设内容按照“一场一策一方案”要求,进行规划设计。

  沿村牧业就是其中之一,在猪场设备升级之前,郭学福去很多地方进行了考察,在专家设计的基础之上,他的猪场采用了干粪发酵生成有机肥、污水沉淀发酵变为沼液的方式,对畜禽粪污进行了处理。据了解,该公司用项目经费建设污水池5675立方米、干粪棚161平方米、铺设灌溉农田的污水管网6000米,向周边200余亩农田供应沼液。“用这种方式处理粪污真的是变‘废’为宝了,让我真正体验到了粪污就是资源。”郭学福介绍,现在周边百姓种地都不用化肥了,给公司打个电话就能打开管网向田地里输送沼液,既省了一亩地100元的化肥成本,又免了日夜守在田间浇地的劳力,土地肥力更强了,庄稼长得更好了,百姓何乐而不为。

  郭学福自己也种庄稼,种的大多是生产小米的谷子,本来是种着自己吃的,却一不小心变成了发家的产业。谈起小米,他笑得合不拢嘴,“我2010年开始种谷子,管网铺设之后我发现用沼液灌溉生产出来的小米特别香,于是开始像周围的人慢慢推广,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特别认可,于是我就想把种植谷子也发展起来。”现在,他已经与当地几十户农户达成协议,公司一亩地给农户900元,并免费向农户提供种子、技术等,农户只需要除除草就可以了,旱涝保收,等庄稼丰收的时候公司再统一收购销售,现在公司生产的小米已经销到北上广等大城市,每公斤售价24元。

  卖个好价钱只是沼液灌溉作物的优势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用沼液灌溉后,亩产量也较之前翻了一番。辉县市农牧局副局长琚海林介绍,用沼液灌溉前,周边农田常年干旱少雨,小米亩产300斤~400斤,小麦亩产500斤,而现在小米亩产达750斤~1000斤,小麦亩产1000斤~1300斤,两项相加,每亩增加经济效益3000余元。

  粪污的问题解决了,郭学福也敢放开胆子养猪了,“现在工人能在猪舍内随便用水冲洗了,再也不怕污水没有地方排放,猪舍干净了,疾病少了,疫病防控起来也简单了。”目前,公司正在扩建厂房,未来两年将达到年出栏生猪10000头的规模。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局长马有祥曾经评价这个项目称,“项目设计科学,实施效果明显”。

  位于辉县薄壁镇铁匠庄村的安利达畜牧有限公司也是种养结合的典范,该公司存栏蛋鸡20万只,通过实施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试点县建设项目,建成有机肥生产车间9000余平方米,用鸡粪加上食用菌废料等物质,采用微生物发酵技术,年产有机肥10000余吨,向公司新建的18个蔬菜大棚供应养分。

  辉县北门云镇任村村是一个养殖密集村,村里有养猪户50多户,在处理畜禽粪污方面,这些养殖户们也想走在前列。村主任赵化祥介绍,村民们都想把粪污治理好,但一是没地方,二是没有好方法,处理起来一直不太得当。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试点县建设项目来了之后,村民们看到了其他规模养殖场的处理方式,就有了灵感。“他们向我建议,能不能把村里的养殖场按照距离远近分成几个区域,每个区域建设一个粪污处理点,包括一个干粪棚和一个污水池,这样干粪就能生成有机肥,污水就能变成沼液,可以用来给农田施肥。”于是,赵化祥就向上级反映了这个想法,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肯定。

  现在任村村共建有6个粪污处理点,也就是把50多家养猪场分成了6组,养殖户们按照养殖规模分摊建设成本,再加上项目资金,平均下来每户2万元左右,完美地解决了头疼多年的粪污处理难题。干粪棚里的有机肥周边村民可以随便使用,污水池里的沼液也可以经村里同意后抽出来灌溉农田。

  像这样的养殖密集村,辉县共有4个,目前该市已新建干粪堆积发酵场1324平方米、污水贮存池49056立方米,采购干湿分离机4台、污水泵8台、污水和干粪运输车辆11台,全面解决了散养户的粪便污染并达到资源化利用。琚海林表示,很多中小散户就是以养猪为事业的,行情好的时候他们一头猪就能赚1000多元,不能因为环保问题就让他们丢弃自己的饭碗,“这种处理方式达到了多赢的效果。”

  辉县市沃土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之敏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为当地散养户鸡粪的处理做出了很大的贡献。10多年前,他就开始从事鸡粪转化为有机肥的事业,从周边散养户场中收购鸡粪,加入菌种发酵为有机肥,目前已覆盖周边10个乡,200多户养殖户。在项目实施之前,公司建有有机肥生产车间900平方米,如今,又新建车间1600平方米,并打算购进一套有机肥生产线,项目建成后年产有机肥5000吨,可覆盖河南省内10余个地市。周之敏介绍,有机肥生产工艺简单,但这个事业并不是很赚钱,“一要向养殖户支付鸡粪使用费用,二要向运货工人支付劳务费。且有机肥产出率也不高,每4吨鸡粪才能产出1吨有机肥。”但却能为周边养殖户和解决粪污难题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会将这门事业坚持下去。

  这个把鲜花插在牛粪上的人,名叫曹中将,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专业是自动化,毕业后本来在城市里工作。父母在老家辉县养牛,10年前就创办了吉利奶牛养殖场,现存栏奶牛350头。自从国家出台畜禽废弃物相关政策之后,父母就一直处于懵懂的状态,不知道怎么处理粪污才能达到国家要求的标准。曹中将对父母表示:“我在城市里打工也赚不了多少钱,不如回去帮忙处理粪污,就当给家里打工了。”一家人一合计,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牛场也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于是曹中将就带着爱人一起回到牛场工作。

  一家人做了分工,父母主要负责养好牛,曹中将则负责处理好粪污。那他是怎么处理牛粪的呢?又是如何把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呢?“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把牛粪晾干之后直接铺在地里,然后再用来养殖蚯蚓。”如果只是养殖蚯蚓,那也算不上多重利用。更奇妙的地方在于,他又在牛场建了两个大棚,以蚯蚓粪为肥料培育了满满两个大棚的多肉植物。

  初到吉利奶牛场,曹中将便将记者带到了让他引以为豪的多肉大棚。只见满大棚内各色各样的多肉植物争奇斗艳,煞是好看。记者观察到,在地上,有一些混合沙土,“这些就是专门用来种植多肉的,里面含有一定比例的蚯蚓粪,对多肉来说是非常好的养料。”他介绍,场里的多肉都是自己精心培育的,不用从外面引苗,降低了种植成本,因此,销售的价格不高,目前大多在周边销售,很受消费者的喜爱。

  看完了多肉大棚,曹中将又将记者带到蚯蚓养殖地带,只见他拿一把耙子把一拢拢的土地翻开,里面就露出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蚯蚓。他介绍,养殖蚯蚓非常简单,把牛粪洒在土地上,蚯蚓就可以食用,再时不时洒点水,保持湿度就行了,而且蚯蚓可以自己繁殖,也不用从外面引种。“蚯蚓也很好销售,每斤7元,有人买去做鱼饵,也有很多药店买去做中药原材料。”去年春天,他们养了5亩地的蚯蚓,供不应求;到了秋天,他们养了10亩地的蚯蚓,还是供不应求;今年春天他们又扩充了5亩,希望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养蚯蚓,种花,与曹中将的这两项产业相比,父母养的牛反而成了副业。然而,若没有牛粪,又何来鲜花呢?

  采访行程内,有很长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在车上,琚海林不止一次地介绍,辉县畜牧业有一张亮丽名片,不管哪个级别的领导到辉县视察,都会去这个场参观,那就是辉县市利民无害化处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辉县市政府确定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定点单位,目前有两条投资2200万元建成的微生物发酵和高温化制一体式生产线,可以将病死畜禽转变为高效有机肥和工业用油,全程无烟、无废气、无污水,最大日处理病死畜禽可达60吨。公司目前投资购置病死畜禽运输车12辆,实行“统一收集,集中处理”模式,基本构建起辉县市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收集运输体系,成为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的关键环节。

  琚海林介绍,辉县每年生猪饲养量都在210万头左右,按照正常的死亡淘汰率来算,每年需要处理的病死畜禽数量较大。“周边几个县市也有无害化处理公司,但利民公司是其中规模最大的。”利民公司最大的亮点不在于病死畜禽的无害化处理,而在于其与畜牧系统和保险公司联合,推出了多方联保机制。养殖户只需要出20%的保费(中央、省、市、县四级财政负责另外的80%)就能抵御养殖风险。哪个养殖场有病死畜禽了,只需要给公司打个电话,公司和无害化处理公司就会上门处理,公司负责定损理赔,利民公司负责把病死畜禽拉回来处理,畜牧系统则派了13名工作人员,24小时守在利民公司,监控处理数据,及时上报财政部门。据了解,2016年辉县有参保生猪55万头,2017年有75万头,2018年则达到了80万头,今年3月份参保40万头,8月份还将开展下半年,全年参保数将会超过往年。

  但利民公司也遇到了发展上的难题,琚海林介绍,主要是资金链的问题。无害化处理的工程投入太大,国家给的无害化处理补贴往往在处理病死畜禽一年半之后才能到位,再加上病死畜禽对设备的腐蚀作用强,导致这些价格高昂的设备用不到规定年限就要更换。“可以说,无害化处理事业相当于公益事业。”记者从利民公司出来的时候,公司新投入20万元建设的车辆洗消中心刚好投入使用,在养猪业疫情严峻的当下,这样的洗消中心也成为无害化处理公司的必备硬件。

  从2017年获批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重点县项目到现在,不过短短1年多的时间,辉县畜禽养殖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大的改变就在于没有人再把畜禽粪污当做废弃物。从养殖户洋溢着的笑脸上,记者感觉到这样的变化也是他们心之所向。正如琚海林所说,养殖户心中都有一盘棋,政府告诉他们粪污治理的正确方向,他们就能走上绿色养殖的路。

  再次震惊A股!深交所追问122亿去哪儿?康得新说存银行,北京银行却说余额为0!独董:银行为大股东占用资金开启方便之门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项城小型猪粪干湿分离机干湿分离机猪粪

下一篇:没有了

所属类别: 技术支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六合在线